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槐乡芳草
思念故乡
永寿县政府门户网站 www.orm-tool.com 2019-05-21浏览次数: 来源:
作者:董战银 【字体:
  去年今日,陪同我的父亲回了一次他阔别六十多年的故乡陇西县城。时间过的飞快 ,今年我一个人走在异乡的路上,又想起了这段往事,想起了父亲的故乡,也想起了我的故乡,想起故乡的亲人们,还有很多往事。或许,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有很深厚的故乡情结,不管自己的故乡贫穷与富裕,每到节日或者在外无助的时候,心里总会惦记故乡,总想回到故乡的怀抱。只是,今年这个五一假日,我没有回去看一眼自己的故乡,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悲伤,懊悔。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不时会说起我们的祖籍甘肃陇西县城的一些往事, 那些老百姓过去忍受挨饿的旧事,也会时常说起一些自己亲人的名字。由于很多年父亲与自己的亲人没有过多联系,我们去年的探亲行程显得仓促和惶恐,后来这次探亲行程却异常的顺利和难忘,我们找到多年的亲人并团聚一起,得到他们浓重的接待,大家开心又热烈的诉说往事新事。这次探亲之行,我们的祖籍甘肃陇西的印象,以及我从以前从未谋面的亲人的容貌在我的心里至今烙下了难以忘怀及磨灭的印象。
  我的父亲后来更是时常拿去那本收藏有我的祖父,我的爷爷们,以及这次探亲旅程中留下的照片,爱不释手又喜出望外。看着我的父亲精神状态和身体越来越好,我也由衷的欣慰。一年多来,父亲与我们祖籍的叔婶不时的电话和礼尚往来依旧亲如一家。
  今年今日,我忽然感动又伤感的想起这件珍贵的往事。感动的是我的伯父, 叔父们在他们书画里,文字里,相册里,情感里依然保留着对祖辈,对亲人的思念之情,依然保留着中国文化中忠孝礼义仁的文化传统。而去年看到,我们祖辈过去的家,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城市化改革中,已经面目全非或者不复存在了,尽管祖辈们住过的那个院落和院落里曾经生活过的祖辈们,父辈们是我们晚辈们至今引以为豪和值得崇敬的。而去年能够找到我们亲人新的家庭住址,还要受益于那座我的父辈们小时候爬上爬下的那座存续千年的陇西文昌鼓楼。
  想起我的父亲六十多年前离开他的故乡甘肃陇西,迫于当年的生计和家庭的变故(我爷爷的早逝),当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我不知道那场困难时期和家里的变故对父亲那时的影响有多大,以至于多年来, 即使他从一个富足的城里人沦落为贫苦的农民,他仍然说当年离开自己热爱及熟悉的故乡是对的!?或者离开才能让我父亲一家人活了下来,而他童年在目睹了很多甘肃陇西城内城外被饿死的老百姓的景象,让他多年后仍旧心有余悸,不堪回首。
  而我当年离开我的故乡~陕西永寿仪井那个小镇,那个村,那个巷子,上学以后以及在外一直工作比起我的父亲就要幸运的多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属于那片土地?从小到大,我对故乡充满了复杂的情感,由于我的父亲特殊的身份,他坚韧又倔强在与他思想和血脉“格格不入”的家庭里生活了很多年。父亲从小是喜欢读书的,却不得已过早的辍学了,而这个组合的特殊家庭其他人对读书一点兴趣或者天赋也没有。而我后来遇到的情况也一样,我一直和我的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哥堂弟们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我们都曾经试图拉近彼此的距离,又自然而然的彼此疏远,他们喜欢风风火火,简单粗暴的生活方式,喜欢大吃大喝的结交朋友,而我一直喜欢平静的,斯斯文文的生活方式。只是我们共同的故乡,这种似远又近的家族关系,一直维系着相互之间的来往。更多的来往是农村比较重视仪式感的大事~家族里的红白喜事,我们这个特殊的家族,这些年就这样一直靠这种仪式感的事一起走过了很多岁月。这种别扭的,热闹的,浓重的,喜庆的,伤感的,亲切的,冷漠的,丰富的,复杂的,传统的红白喜事,也就构成了我对自己故乡和故乡的人最深刻的印象和情感。
  今天,我又想起我父亲的故乡~甘肃陇西,还有我的故乡陕西永寿仪井。她们这些年都在不同的地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都倔强的试图保留着传统的耕读文化和文明。同时,又被迫或积极的接受着工业科技和现代文明对传统农耕文化的冲击和改变。故乡的土地上现在常年生活着我们的父辈,他们相互诉说及继承着故乡过去的往事,又议论着不断搬进城市里的晚辈们现在熟悉又模糊的故事。城市对我们的父辈们来说,是格格不入的,他们习惯了故乡泥土的气息,习惯了农村的生活。而故乡对我们下一代的孩子们来说,又是格格不入的,他们习惯了脱离土地的生活,迷恋于电子科技带来的愉悦和惊喜,他们总是想去外面的世界。而我们这一代人,在这种快速的改变中,一边试图回到故乡留恋传统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一边又想挤进现代化的城市,享受城市便捷及舒服的生活,于是,每年不时的匆匆忙忙的回去又匆匆忙忙的出来,故乡更像一座客栈,一座寄托情感和灵魂的特殊的客栈!
  今天,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小时候爬上爬下的甘肃陇西那座文昌鼓楼,想起了我小时候走进走出的陕西永寿仪井的那条村巷。我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推倒后重新盖起新的高楼或者新的面貌?我也不知道我思念的是故乡的土地,故乡的人还是故乡发生的故事?或许,就像我们每个人都会不时的怀念自己的校园生活一样,我们留恋她曾经的容貌,曾经的人还有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开心或伤心的故事。而这些过去的容貌,过去的人,过去的故事,需要我们保留或记载下来她曾经美好或伤感的样子,就像我们的故乡一样!
  而我们习惯于匆匆忙忙的改变,而时常忘了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灵魂寄托……
  总要留下来一点珍贵的东西吧?我思念的故乡!!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